<code id="mwe4m"></code>
  • <source id="mwe4m"></source>
  • 吉林愛慧園教育有限公司

    在線閱讀 | 2019-08-12

    登天的感覺-走出心靈創傷的深淵

    在線閱讀 | 2019-08-12

    咨詢手記10

    幫助一個人要除去他心靈中的創傷需要的不僅是關心與理解,還需要有一定的心理咨詢和治療的技巧。在本咨詢手記中,我成功地幫助了一個患有人格障礙的人走出了自我封閉的世界,學會與人正常交往。在這當中,我充分體會到了患者家屬所承受的痛苦,也幫他們糾正了照顧患者中的偏差。我們齊心協力迎來了患者康復的春天。

                           ——

    走出心靈創傷的深淵

    與慕賢相識完全是受朋友之托。

    慕賢今年27歲,可是他的一些言行舉止還不及一個17歲的孩子。慕賢極愿與人聊天,可別人與他聊天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他的思維是跳躍式的。他講話很不連貫,常常是一件事情還沒說完就聊起另一件事情,而且兩者之間風馬牛不相及。

    比如,在聊著波士頓最著名的籃球明星拉里·伯德時,他會突然說起海灣戰爭的局勢;或者他給你打來電話,上來就問你布什總統是否會連任。與他談話,我時常會感到莫名其妙,而他竟毫無察覺。

    慕賢處事也不夠成熟。有時候他與我通電話,可以侃侃而談,毫無時間觀念。我一再給他暗示要掛電話了,他去毫無反應,必須要我明言,才會戀戀不舍地放下電話。有時候他打來電話,我正忙著,告訴他我得空會給他回電話。不想他會每隔20分鐘再打來電話,問我忙完了沒有。

    有時我覺得他這樣挺可愛的,又覺得挺可憐的。

    你們食堂里的饅頭好吃不好吃?

    慕賢的生活中曾有過一段很不幸的經歷。

    慕賢的父母是20世紀50年代歸國的留美學生。當年,他們滿懷熱情,回到祖國的懷抱,希望能為建設新中國而大顯身手??上?,他們在受尊重的同時也受到了懷疑。他們雖然躲過了反右的大難,卻沒有逃過文革的大劫。文革開始后不久,他們就因特嫌被隔離起來,留下慕賢和他的姐姐慕潔一同生活。

    當時,慕賢才5歲,慕潔也只有8歲。

    他們姐弟倆被趕出了家門,暫住到保姆家里??梢幌蚝晚槦嵝牡谋D反藭r突然變了臉,她不再把他們姐弟倆當作主人家的孩子,而是當作黑幫崽子。

    于是,他們成了眾多孩子欺負的對象,小小年紀就被小孩子們拖出游街,掛牌子,戴高帽,坐飛機(指被斗時雙臂向后、躬背曲身的姿勢)。他們成了小孩子們玩批斗會游戲時的特串反面角色。

    如此過了兩年,他們的姨媽把兩個孩子接到廣東。雖然慕潔沒有因為這兩年的不幸遭遇而改變性格,慕賢卻徹底變了個人。他變得沉默寡言,動作遲緩。他無法與人正常交往,似乎永遠生活在自我的世界當中。

    如此又過了3年,慕賢的父母被釋放出來。一家人歷經浩劫,終于團聚在一起,可慕賢并沒有顯得十分興奮。他見到父母親后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們食堂里的饅頭好吃不好吃?

    為了這句話,慕賢的父母帶他跑遍了北京城各大醫院的精神科。沒有一個醫生說他患有精神病,可也沒有一個醫生說他完全正常。大家都認為他在文革中受了極大的刺激,可慕賢總是說不清自己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慕賢不能與人正常交往,最后不得不輟學在家。他在家從不胡鬧,卻不能像個正常人那樣地生活,慕賢成了全家人的一塊心病。

    改革開放后,慕賢父親在美國的朋友為他搞了個訪問學者的名額來到美國,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的一家附屬醫院做研究。之后不久,慕賢一家人也跟了過去,慕潔很快進了一所大學讀書,眼下剛畢業。慕賢則仍然留在家中,所不同的是,由中國的家換成了美國的家。

    一到波士頓,慕賢的父母就在唐人街為他找了一個心理醫師??上莻€醫師是香港人,普通話講得很差,對國內的生活也不夠了解,溝通起來十分困難,其心理治療一直沒有突破性進展。在這種情況下,慕賢的父母通過一個我們都相識的朋友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幫個忙,并言要重金相酬。

    我應允了幫助,卻謝絕了酬金。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也不看看咱是誰

    第一次與慕賢相見,是在他家中。

    慕賢長得十分清秀,個子高高高的,戴著一副黑邊眼鏡。他滿臉胡子拉碴的,可說起話來仍像個孩子,還有些口吃。

    我只作一般朋友來訪,不言我的身份,以不給慕賢心理壓力,很自然地與慕賢聊了起來。我完全順著慕賢的話題聊,無論他說什么,我都盡量表示理解;無論他怎樣跳躍話題,我都緊跟不放。慕賢好像找到了知音似的,拉著我看這看那,樂不可支。他的手臂一甩一甩的,腦袋一晃一晃的,好幾次把架在鼻子上眼鏡給甩歪了,然后再扶扶正。

    他說話時而用中文,時而用英語。當我恭維他的英語講得不錯時,他咧著嘴說:-也不看-看咱-咱是誰?好像我們已經是老相識了。

    那天從他家出來時,他一再邀請我再去他家找他,并提出第二天就要到我家回訪。

    他急速拿過一張小紙片,要我把我家的地址,電話及坐車路線都寫下來,并說他會在次日下午3點半左右到達我家的。因為下午1點,他要去唐人街見他的心理醫師,之后正好去我那兒。

    那幾天,我正忙于趕寫一篇文章,只好推說我就要搬家,家中十分凌亂,不方便。

    不料他說:那我就過來幫你搬家吧。

    我笑了,把我的電話寫下來交給他,拍拍他的肩頭說,有空,給我來電話,我很愿意聽你講你的趣事。

    那天一進家門,妻子就告訴我:剛才有個叫慕賢的人給你來電話,說是你讓他打的。他這怎么那么逗,我問他可不可以留下電話,以便讓你回來給他去電話。他卻神秘地對我說,你剛從家里出來不久。我真不知道你們這是怎么回事兒……”

    妻子直納悶。我的心里自然十分明白。

    慕賢真是渴望有人與他交往??!

    要是我們慕賢也像你該有多好??!

    兩天后,我與慕賢的父親相見于哈佛大學醫學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館。

    我們找了一人僻靜的角落坐下來,寒喧了幾句之后,慕賢父親就急切地問我:小岳,你覺得我們慕賢還能變好嗎?

    我想能的。我肯定地答道。

    真的?慕賢的父親嘴咧得好大,滿臉的皺紋繃得緊緊的。

    望著他那一臉的高興,我心里卻有說不出的酸楚。我可以想象,這20多年來,他為慕賢的事操碎了心。

    何以見得?他急切地問我。

    因為,他還是能與人交往的,關鍵是怎樣與人交往。我回答說。

    我呻了一口咖啡,接著說:我前天與他接觸,發現他的思維能力還是很正常的。他的問題就在于他太自我封閉了,他總是生活在自我的世界當中,不能很好地體察他人的感覺。

    你說得太對了,慕賢父親點點頭,接著問我可不可以幫助慕賢。

    我會盡力而為的。

    這太好啦!

    慕賢父親伸出手,握著我的手背,過了好一陣子說:我眼看就是七旬的人了,慕賢是我唯一的牽掛。我為他的事,不知請教了多少醫生,大家都說他需要接受心理治療,可當時國內根本沒有這種服務。為了他,我放棄了在國內的事業發展,跑來這里當個實驗員,不就是為了美國有心理治療服務??赡劫t接受唐人街的那個心理醫師的治療都快一年了,仍沒有什么明顯進展,我真是著急??!慕賢都快30啦,還像個孩子似的,我在他這個年齡,已經讀完博士學位了,唉。慕賢父親深深地嘆了口氣。

    是呵,我可以想像,這些年來,您為慕賢的事不知費了多少心。我深表同情地說。

    慕賢父親望著眼前的咖啡,緩緩地說:唉,我的生活呵,就像這杯咖啡一樣,又苦又澀又黑沉沉的。

    說著,他又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也嘆了口氣,什么都沒說,兩眼深切地望著他。

    慕賢父親吹了吹咖啡杯里冒出的熱氣,接著說:你知道嗎,麻省總醫院剛退休的外科主任是我從前的同學,我來這里就是他幫我辦來的。他現在在牛頓鎮有一幢大房子,在緬甸州還有一座鄉間別墅。他的孩子也都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的教授和醫生,而我的孩子卻是半個殘廢。

    我咂咂嘴,吸了口氣。

    慕賢父親搔理了幾下自己的一頭白發,苦笑地說:想當初,他也曾打算與我一同回國的,可是到了最后一刻,被他的未婚妻給拉住了。為了這事兒,我們向個一同回國的笑話了他一路??涩F在,沒人再笑話他了。人這一生,就是這么琢磨不透呵!

    望著他一臉的滄桑,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背說:伯伯,我很理解您此刻的心情,我相信您當初的選擇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想,如果我與您生活在同一個年代,也出國留學,那我也一定會選擇回國的。因為那是當年海外學子們對祖國強盛的殷切期望。

    慕賢父親深切地點點頭。

    頓了一下,他又說:小岳,我發現你很會說話,也很有頭腦???,要是我們慕賢也像你,該有多好??!

    相信慕賢會好轉的。

    我相信慕賢的情況會有好轉的,雖然他的心理年齡與生理年齡還有很大差別。我堅定地說。

    噢,為什么呢?慕賢父親面露喜色。

    因為據我觀察,慕賢的問題主要是在人格上的,而不是在精神或智力上的。就心理學而言,他的癥狀是一種自戀的表現,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自我中心主義。所以,慕賢不懂得從別人的角度看問題,這給他的人際交往帶來了很大不便。比如,他想到什么,就會立即說出來,也不想一想合不合適,說了這話會有什么后果。還有,他喜歡什么事情,就想立即去做,也不考慮這會給別人帶來什么不便。

    那據你理解,慕賢是怎么變成這個樣子的?

    這主要是因為他在經歷文革時,年齡太小,飽受周圍孩子的期負,心靈上蒙受了極大的刺激,便以自我封閉的方式來應付外界的壓力。久而久之,他就把自己完全鎖在了個人的世界中,無法與旁人正常交往,自然也難以體察別人的感覺。這是他應付外界刺激的自我防御機制在起作用,使他養成了自我中心的習慣。其實,在當時,他的自我中心表現是同時起了消極和積極作用的。

    怎么解釋?

    在消極方面,它使慕賢自我封閉得太久了,以致給他帶來了一定的人格缺陷;而在積極方面,這種自我封閉好像是一種保護層,使慕賢減輕了因外界刺激給他帶來的精神痛苦。

    慕賢父親不住地點頭。

    慕賢的口吃是不是那段時期形成的?我問。

    是啊,我剛從牛棚出來,就發現慕賢說話口吃了,這么多年都沒有改掉,連說英文都結巴,這又怎么解釋呢?

    這也很可能是慕賢應付外界刺激的防衛結果,凡是后天口吃的人,大多是因為精神長期處于緊張狀態而造成的。同時,口吃又為慕賢不善與人交往提供了絕好的理由,省得與人接觸時那么緊張。

    噢,我從來沒這么想過,你說的還真有道理。

    所有這一切,都使得慕賢的心理年齡與生理年齡極不協調。按理說,慕賢都是快30歲的人了,思想應該相當成熟了,可他與人交往時常還表現得像個孩子似的。

    那,你又憑什么說慕賢會有好轉呢?

    以我的觀察,慕賢的智力并不差。那天我們見面,他拿出幾本《時代周刊》,《體育世界》的英文雜志給我看,我很驚嘆慕賢的英文會這么好,它說明慕賢的智力發展與常人無本質差別。所以,只要鼓勵慕賢多與人接觸,并不斷幫助他總結與人交往的經驗,相信慕賢的狀況會有好轉的。

    是啊,是啊慕賢的父親剛才那緊鎖的眉頭松開了許多。

    另外,我還發現慕賢仍有些害怕與人交往,怕碰釘子,怕人家嫌棄他,看不起他,也時常抱怨交往中碰到的挫折。這都說明,他尚處在交往的困惑階段,這是必然的步驟,感覺不適也是自然的。事實上,慕賢怕別人看不起自己,拒絕他,正說明了他內心深處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像常人一樣很好地交往,盼望別人能夠理解他,接受他,喜歡他。這是個好兆頭呀,您說是不是?

    我說得興奮起來。

    所以,我們應該高興慕賢仍有這種焦慮和渴望的心理。它說明,慕賢對人際交往中的榮辱之心和尊嚴感,還是完全體會得到的。如此看來,慕賢不是在精神或智力上有什么問題,他只是需要時間,需要通過生活的具體體驗來一步步地開放自己,讓別人了解自己,接受自己,尊重自己。與此同時,他也以膛會了解他人,接受他人,最終融入社會中去。這樣做,才會對慕賢的進步有實質的幫助??!

    聽了我這一番解析,慕賢父親激動起來,他猛地抓住我的手,使勁兒地握了握。

    你分析得真是太透徹了。你知道嗎,慕賢3歲的時候,就已經能背出20多首唐詩了。他高中休學后,我一直在家里給他補習功課,也包括英語。慕賢基本上都能學進去。來美國之后,我更加強了他的英語學習,堅持他每天看電視。到現在,他已經基本看懂電視里的英語節目了,他尤其喜歡看體育臺的節目。他最喜歡的體育明星,是波士頓凱爾特人籃球隊的拉里 伯德。前兩個星期,我還專門陪他去波士頓花園體育館看了場伯德的比賽。那天晚上,慕賢像其他觀眾一樣使勁地歡叫,我感到他與常人毫無差別呵。

    慕賢父親眉飛色舞地說著,眼睛里閃著光,聲音里夾著顫抖。

    您做得很對,我呻了一口咖啡,您要讓慕賢多參加這類活動,讓他融入群體中去,觀察模仿眾人的行為,而不要一天到晚呆在家里,那是最糟糕的做法。

    好,好,慕賢父親連忙說,我是該多鼓勵他出外活動了。以前主要是怕他人生地不熟,容易走丟,所以才不敢放他出門?,F在看來,這樣反而誤了他。

    對呀,慕賢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融入社會,以盡早解除對自我的封閉,而且慕賢自己也十分渴望融入群體。那天我們見面后,他迫切地想接著見我,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這是個好兆頭,說明慕賢是不甘寂寞的。真正精神有問題的人,不是這個樣子的。

    慕賢父親的臉上再露出喜色。

    他招手把服務員叫過來,又叫上了兩杯咖啡和一盤小餅干,對我說:小越啊,看見你,我就像看見了慕賢的另一副樣子。要不是文革浩劫,不光使他變成了一個有嚴重心理障礙的人,也誤了我自己的前程。如果我留在國內,我想我會有望入圍科學院學部委員的,我的學生都進去兩三個了。 而現在,你瞧瞧,我幾乎成了慕賢的保姆了,唉!

    說到這里,慕賢父親又嘆起氣來。

    慕賢如能學會與人正常交往,那就是對我最大的報償

    沉默了片刻,我開口說:我非常理解您這些年來的苦衷,我深信如果沒有文革的刺激,慕賢一定會學有所成的,也會像我這樣出國留學的。

    慕賢父親搖搖頭,什么都不說。

    思索了一下,我又說:不過我倒想提醒您一點,美國有不少社區大學,要比國內的大學容易進得多,你們不妨先讓慕賢上一所社區大學試一試,那樣不但可以使慕賢有美國的學歷,也可促使他融入美國社會。您覺得呢?

    慕賢父親睜大眼睛說:噢,這倒是挺好的主意呵,我怎么從來沒想過這個。不過你覺得慕賢能行嗎?

    我想慕賢能聽得懂英語電視,看得懂英文雜志,就值得試一試。那樣,也會大大激發他的學習積極性,也更有機會與群體交往了,這不是一舉兩得嘛,多好。我鼓勵老伯說。

    接著,我向慕賢父親介紹了幾所我知道的社區大學。慕賢父親拿出記事本認真地記下了我講的情況,口里不住地說我明天就去了解這些學校。

    記畢,慕賢父親又提出能否請我在哈佛為慕賢做心理治療,并中止唐人街那個心理醫師的治療,因為他與慕賢之間語言,文化都不通,溝通起來十分不便。

    你好好考慮下一下,行嗎?慕賢父親一臉殷切地望著我。

    這恐怕不行,我墾切地回答,因為我在哈佛做心理咨詢,只能見哈佛大學的學生,但我愿意在其他場合見慕賢,與他保持聯絡,幫助他學會與人交往。

    那真是太感謝你了,小越。

    慕賢父親拍拍我的肩頭,客氣地說:不過我知道你在美國生活不易,也需要打工掙錢。在美國,時間就是金錢,所以我總覺得,我們應該付你一些錢才是。

    不,不,伯伯。我搖著頭堅定地說:慕賢如能學會與人正常交往,那就是對我最大的報償。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那天的會面。

    在回家的路上,我回想著慕賢父親所談的一切,心里充滿了感慨。我想,每個有心理障礙或疾病的患者家庭的成員,都有一肚子說不盡的苦水,有時候,他們比患者還急于看到其精神康復。從慕賢父親那充滿焦慮和憂傷的眼神中,我感受到他對希望的執著追求。要是慕賢的心理障礙當初能得到及時的治療,他絕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上?,慕賢最需要接受心理治療的時刻,國內尚無這類服務?,F在,慕賢雖然可以接受到心理治療,卻已誤了他治療的最佳時機。

    慕賢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該怪誰呢?

    希望你以后還能大膽地出來唱歌

    在以后的幾個月中,我與慕賢一直保持著電話聯絡。

    每次聯絡,我總是鼓勵他多出外交往,多結交新朋友,并不斷提醒他在與人說話時,要多注意聽人講話,討論完一件事情后再討論另一件事情,并盡量說話有條理。有時候,我也會給他講一些人際交往中的注意事項。

    由此,慕賢漸漸變得懂事了,不像以前那樣,在談話中一味只顧著自己。

    有時候,慕賢與我聊得時間過長了,或我有什么事情不能久聊,我都會直截了當地告訴他。慕賢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不斷地再打電話過來問我。當然,每次忙完我的事兒,我都會給他回個電話。在電話中,慕賢會先問我:你現在忙完了沒有?而不是立即講起他手頭做的事情。

    同時,我也與慕賢父母保持著聯絡,了解慕賢近來的表現及他們慕賢做了什么,給他們提出一些指導和具體建議。

    對于上社區大學這件事情,慕賢表示出極大的興趣。這與他當初執意要從高中退學的態度截然不同。為此,慕賢在父母、姐姐的帶領下,跑遍了波士頓地區的社區大學,最后選中了一所離家較近、條件尚好的社區在學,計劃下學期入學。

    入學之前,慕賢要好好在家里補習英語,并開始看一些英文的課本。想著能上美國的大學,慕賢的情緒總是十分高漲的,家庭氣氛也隨之有了很大的轉變。

    以前,慕賢進進出出,父母總是放心不下,千叮嚀,萬囑咐,生怕他走丟了?,F在,他們開始放心讓慕賢外出活動,也不再事事都問個明白。對慕賢結識的新朋友,他父母都會想方設法幫助兒子維持友誼。慕賢只要張口要個什么課本,老頭子即刻就會出動。

    就這樣,慕賢終于開始走出一個10來歲孩子的世界,向20來歲人的天地邁進。雖然他的步伐還很沉重,但他畢竟開始行動了。

    年底將至,哈佛大學中國留學生聯誼會在哈佛醫學院的大樓里舉辦除夕晚會。我邀慕賢一同前往。

    那天,共去了五六百人,大家熙熙攘攘地擠在不同的房間內,有人跳舞,有人唱卡拉OK,有人打牌下棋,也有人聊天,講笑話。我帶著慕賢在不同房間內轉著,把他介紹給我的朋友們。

    慕賢那天顯得極為興奮。他幾乎見著所有人都打招呼,最后竟提出來要唱一曲卡拉OK。

    我很驚嘆他會有這樣的勇氣,因為那天在卡拉OK屋內,有幾位業余歌手在打擂臺,贏來陣陣喝彩。在那里唱一首曲子,是要有相當勇氣的。而慕賢卻義無反顧地報了名,點了一首《十五的月亮》。

    過了20來分鐘,輪到慕賢上去唱歌。

    不巧的是,在他之前已有兩人點唱過《十五的月亮》,其中一次是由一個很受眾人青睞的女孩子唱的。她唱時十分投入,動作表情全部很到位,唱完之后,即刻博得眾人的掌聲,有人還不斷地喊再來一個。

    待慕賢呆頭呆腦地站在卡拉OK機前,拿起話筒,人們都停止了議論。他們都想看一看,這個其貌不揚的男士怎么敢挑戰那個女孩子。結果慕賢一張口就走了調,唱到一半時,有人笑得前仰后合,有人不斷地吹口哨,還有人干脆喊下去唄!

    就在這時,那位剛才備受眾人喜歡的女孩子忽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拿起另一只話筒與慕賢一起唱起來。見此情景,我立即使勁兒鼓起掌來,我的鼓掌也帶動了其他人一同鼓掌。結果,我們是在鼓掌打拍子中,伴隨慕賢與那個女孩子一同唱完《十五的月亮》的。

    之后,我激動地沖過去,握住那個女孩的手說:真感謝你出來支持我的朋友,他是第一次出來參加這類活動。

    所以他更需要眾人的捧場啦,那女孩子嫣然一笑,然后又握了握慕賢的手,對他說:希望你以后還能大膽地站出來唱歌。慕賢只是木然地道了聲謝謝,隨口說:你長得真像我姐姐哎。

    那女孩子走后,我問慕賢感覺如何。他回答說,要不是那個女孩上來幫忙,他也許真的唱不下去了。我告訴他,重要的不在于他能否唱完這首歌,而在于他有勇氣站出來唱歌這個事實。

    在這點上,他比我要勇敢得多。

    聽到我的鼓勵之詞,慕賢咧著嘴笑了。他笑的樣子與他父親一模一樣,只是臉上沒有那么多的皺紋。

    后來,我把這一情形打電話告訴了慕賢父親,話筒里傳來他爽朗的笑聲。我可以想象他比刻咧著嘴笑的樣子,我也可以體會到他此刻的雀躍心情。

    慕賢能主動站出來唱卡拉OK啦,這在半年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慕賢,你現在好嗎?

    過了新年,慕賢終于注冊上學了,這是全家人的大喜日子。

    雖然最初入學時,慕賢曾遇到很大的困難,但在全家的通力支持之下,慕賢終于挺了過來,并在第一學期末取得了較為理想的成績。

    從此,學校生活成了慕賢的主要生活,學校的事件也成了慕賢的主要話題。更有趣的是,慕賢居然還開始約會女孩子了,雖然他還未能交到一固定的女友,但他仍在努力當中。

    有時候,慕賢父母會打趣地問他約會的情況怎么樣了,慕賢會說:——這是我自己的事兒,現——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

    慕賢父母便知趣地不再探問,心里卻感覺美滋滋的。

    慕賢終于開始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盡管他比一般人遲緩行動了10多年,但他畢竟還是開始行動了。

    慕賢父親一次笑著對我說:興許,這輩子我還抱上孫子吶。一年前,我是根本不敢想象這一切的。

    當然,慕賢的心理年齡與生理年齡還有很大距離。他的心理障礙也很難要除。但他畢竟開始突破自我層層的心理障礙,去擁抱這個曾令他恐懼不已的世界!

    隨著慕賢情況的不斷好轉,我也漸漸淡出了慕賢的生活。我從哈佛大學畢業,應聘來香港工作前,他們全家人在唐人街最有名的中餐館會賓樓為我餞行。

    席間,慕賢不斷談論著他新結交的朋友,包括他幾次短暫的浪漫史。他用英語自嘲說:那些女孩子都說我這個人看上去挺深沉的,但其實我是個很天真的人。

    說得我們大家都笑了。

    慕賢近而立之年才開始融入人群,不能不令人感到凄涼和惋惜。然而,三十歲之齡,對人生一世的路途來講,尚不算遲。

    看著慕賢現在的樣子,我和他家人的感覺可用四個 字來概括——悲喜交集。他父母那天發自內心的笑,也是我終生難忘的。

    慕賢父親后來寫信告訴我,慕賢已經轉到了麻州大學去繼續學業。麻州大學可是全美知名的州立大學啊。

    慕賢,你現在好嗎?

    個案分析

    慕賢問題的本質是什么?

    慕賢患的是典型的分裂型人格障礙。

    它始于文革期間所受的精神刺激,加重于后來的疏于治療。

    慕賢的人格障礙,可以說他對文革期間所經受精神刺激的一種防衛方式。他把自己封鎖在自我的世界當中,不在乎外界所發生的事情,也不理會外人怎樣看待他,所以他已習慣了這種自我中心和自閉的生活方式。

    對于慕賢的人格障礙,雖然他父母帶他跑遍了北京各大醫院的精神科,但由于他問題的本質是心理障礙,而非精神失常,慕賢始終沒有能得到及時、對癥的治療,這是悲劇中的悲劇。

    對于人生,慕賢似乎永遠處于一種半醒半醉的狀態,這使他在人際交往中可以隨進隨退。當他進時,他可以表現得像個大人;而當他退時,他可以表現得像個孩子。

    這就是慕賢人格障礙的本質。

    慕賢父母愛護孩子中有什么失誤?

    其實,每個患有心理障礙與疾病之人的痛苦,不僅是個人的,也是全家的。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一書中的開場白是:幸福的家庭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在這里套用托爾斯泰的話來說:心理健康的人總是幸福的,心理不健康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通過與慕賢父母的接觸,我深深感受到他們為愛護孩子所操的心,費的神??墒撬麄儾幻靼祝核麄儾荒茉侔涯劫t留在家中過孤獨的日子了。那樣,與其說是在保護慕賢,還不如說是誤了慕賢。

    多少年來,他們一直在悲嘆慕賢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可他們沒有意識到,正是他們的過分保護,才使慕賢邁不出家門。他們不明白,慕賢的康復需要從走出家門開始。而我對慕賢的最有力幫助,就在于幫他盡早地融入社會的洪流中去,成為大眾的一份子。

    雖然開始這樣做,對慕賢及其家庭都有很大難度,但我還是想方設法幫助慕賢邁出了第一步。這對于一個閉關鎖門20年的人來講,該是多么的不易??!

    慕賢還是成功地邁出了這一步。

    為了幫助慕賢,我不知給他講授了多少人際交往的要領。對于他的轉變,有時候我講的一句話,可以頂他父母講的十句話。這并不說明我就比他們聰明,而只說明我比他們更清楚怎樣幫助慕賢。

    慕賢父母在困惑與焦慮中掙扎了許多年,對慕賢的變態表現已變得麻木不仁了。他們不知為慕賢付出了多少犧牲,也不知為他暗地里流了多少眼淚,可惜他們的愛,沒有完全用在點子上。

    他們過分保護孩子,殊不知,這反加重了慕賢的自我封閉。

    愛護孩子是否得法,對孩子的人格成長有非同小可的影響。

    我對慕賢的康復起了什么作用?

    按照我在哈佛大學所接受的訓練,我是不接手心理治療個案的。但慕賢是個例外,一是由于受朋友之托;二是已經有人在給他做心理治療。所以,我可以在旁邊敲敲邊鼓,幫助慕賢康復。事實上,我所幫助慕賢的方面,就在于幫他一步步地克服與人交往的膽怯,學會與人交往的本領。

    正因為慕賢不是我直接的來詢者,所以我可以像朋友,而不是像心理咨詢人員那樣與他交往。我可以直截了當地批評他,指教他。我對他來講,似父似兄,亦師亦友,這都是為了推動他更快地擺脫孩子氣,向成人的世界邁進。

    比起前面記述的所有個案,慕賢的情況有兩個本質不同:一條是他問題的核心不在認識上而在行為上;另一條是在他的康復過程中,我也調動了他父母的積極性。

    頭一條,對于慕賢,我不能像以往那樣,用咨詢室里那種一對一的面談方式來幫助他。但我仍可以用同感,宣泄等咨詢技巧來與他溝通。比如,最初在他家見面,聊天,聽他講他自己的趣事,跟他一起看他喜歡的雜志以及后來和他通電話等等,都是在溝通中與他建立同感,聽他講述交往中的喜怒哀樂,宣泄其憂愁煩惱。

    由于慕賢的問題不是一般認識上的偏頗,他不需要我去幫他調整認識方法,而需要我幫助他通過一個個生活事件的具體體驗,來掌握人際交往要領,這樣才會對他的康復產生直接的效果。

    這即是我為什么把幫助他的重點放在具體行動上。

    比如,我與慕賢電話交談,時常提醒他注意打電話的時間是否合適,對方是否有空與他長聊,盡可能說完一件事再換話題。我也向他了解,近來見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問題,又有什么打算,并對慕賢在人際交往中的每個進步予以及時的肯定。我還鼓勵他多與人交往,多外出參加群體活動,尤其是那次邀請他一起去參加哈佛大學聯歡會的經歷,更具體地增加了他與人交往的成功體驗。

    這些體驗都有效地強化了慕賢業有起色的交往能力,使他感受到與人交往的快樂,從而獲得不同成功的經驗的體驗。換言之,在協助慕賢克服其人格障礙的過程,我基本上采用了行為療法。行為療法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斯金納創立的。

    我幫助慕賢調整社交中的孩子式的行為表現,幫助他學習用成人的方式與人交往。

    另一條,在幫助慕賢走出自我封閉的過程中,我還積極配合了他父母的努力,使他們明確怎樣幫助慕賢才最為合適。特別是在慕賢上社區大學這件事情上,我跟慕賢父母同心協力,為慕賢的生活開創了一個嶄新的局面。這不光使慕賢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也使其父母對孩子的關愛有了新的認識和目標。

    這不僅是心理咨詢的需要,更是人性的呼喚,人性的體現。

    慕賢出來唱卡拉OK對其康復有何意義?

    在慕賢的轉變中,他參加哈佛大學的除夕晚會,特別是出來唱歌之舉,極具康復意義。

    他那天與眾人交往,從跟大家打招呼,到與人自如地聊天,到最后出來唱歌,他完全感覺自己是個常人了。這使他的自卑降到了最低點,也使他的自信長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后來,他開口唱歌時,曾一度受到眾人的恥笑,幸好那個深受眾人歡迎的業余歌手挺身而出,為他補了場,使他在眾人的掌聲中結束了他的演唱。

    這段經歷對于他康復早年的心靈創傷,極具象征意義。

    因為他實際上是在重新體驗早年的受辱經歷。所不同的是,這次周圍的人很快由恥笑他變為鼓勵他,使他嘗到了早年受辱時未曾得到的溫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才萬分感謝那個女孩子。

    她做到了我想做卻無法做到的事,就是在慕賢感到最自卑的時刻,給他最大的精神安撫和激勵。難得我們三人能配合得這樣默契。這種受挫經歷的重新體驗和補償,是撫平慕賢心靈創傷的關鍵。

    慕賢人格障礙的解除,也需要以此為突破點。

    在眾人面前獲得自信心,是慕賢最需要的心理補償。

    什么是慕賢的登天感覺

    慕賢能夠上美國的社區大學,并在后來轉入正規大學,對于他的康復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動作用。這是他從家庭走向社會的必要過渡??尚业氖?,雖然慕賢的人格出現了嚴重的障礙,但他的智力并不低下。

    慕賢能跟上美國大學的學業,這是一件何等的奇跡!

    慕賢終于走出了自我的封閉世界,走出了那個令他煩躁不已的家,走出了心靈創傷的深淵,走出了人們對他的歧視。他開始過上常人的生活,開始有了常人的生活目標,也開始體驗常人最美好的情感——愛的滋潤。

    這一切變化,都令我和他的家人一樣地感到歡欣鼓舞。

    慕賢真的感到自己像個常人了,這是何等的來之不易!慕賢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比起他的過去,他已經邁出了一大步。但比起他的同齡人來,他還有很大的差距??赡劫t畢竟開始行動了,這比什么都重要!

    慕賢終于踏出家門,融入社會。這就是他的登天感覺。

    最后,作為一個心理咨詢人員,我真誠希望千千萬萬個慕賢,都能盡早走出心理障礙的深淵,去享受一個常人的生活。同時,我也祝愿千千萬萬個慕賢似的家庭,都能及早看到希望的旭日從東方冉冉上升,為它歡呼,為它祝福,為它振奮,為它喜泣……

    愿天下人都能享受心理咨詢之登天的感覺。

    心理咨詢小知識:誰創立了系統脫敏療法?

    心理治療中最常用的方法是行為矯正療法,而行為矯正療法中最常用的方法是系統脫敏療法。

    該療法由美國著名心理學家沃爾普首創的。他堅信人的焦慮和恐懼表現只是一種行為習慣,可以通過控制其周圍環境來加以改變。沃爾普尤其反對采用精神分析療法,認為人的心理障礙和變態行為,最好通過建立新的條件反射來根除。他通過教授患者放松自己的精神及逐漸降低使其對某些事物的焦慮和恐懼,來消除患者的緊張情緒。

    沃爾普于20世紀40代在南非開創系統脫敏療法。60年代,他的這一療法開始引起心理學界和醫學界的重視。70年代以后,它便成為整個心理治療行業中最常用的療法這一。

    文章讀過之后就會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很有收獲??! 1

    最新文章
    掃描即可預約課程
    你要的,這里都有:
    探索出獨特的孩子培養方式
    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綜合素養
    多位專家現身說法,分享家庭教育心得
    學習百科
    吉林愛慧園教育有限公司
    吉林市豐滿區泰山路如一坊中央公園
    139-0440-6015 139-0440-6015
    吉ICP備12011182號

    格路品牌設計www.ge-lu.com
    關注微信公眾平臺
    隨時了解最新課程
    課程咨詢
    服務電話
    加盟咨詢
    課程預約
     
    上司的丰满人妻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