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we4m"></code>
  • <source id="mwe4m"></source>
  • 吉林愛慧園教育有限公司

    在線閱讀 | 2019-08-12

    登天的感覺-我想從哈佛轉學

    在線閱讀 | 2019-08-12

    咨詢手記2
    憑經驗辦事,可謂是心理咨詢之大忌。它使咨詢者在沒有充分了解來詢者的實情下,就按直覺判斷。到頭來陷入主觀武斷之中,給來詢者幫倒忙。在以下的手記中,我領教了它對咨詢者的危害,也使我變得更加善于挖掘人行為背后的潛在動機。
    ——題    記
    我想從哈佛轉學
    莫妮卡靜靜地坐在我的面前,一臉的憂傷。
    莫妮卡是哈佛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她是西班牙裔美國人,性情活潑,說話很有條理,也顯得很有主見。
    她來找我咨詢是否應從哈佛大學轉學,這使我深感意外。
    莫妮卡來自紐約州中部的一個小城鎮,父母都在銀行里工作。她自小學習成績一向不錯,很受老師喜愛。她還有著西班牙人那種熱情奔放的性格,很善交際。從小到大,莫妮卡都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還曾出任過學?;@校隊啦啦隊的隊長。入學哈佛之后,她同時參加了3個俱樂部的活動,還是其中1個俱樂部的副主席。她談話時那副真誠的樣子,也深得我的好感。
    但莫妮卡告訴我,她在哈佛大學并不開心。
    莫妮卡說她不開心的主要原因是學習吃力,成績不盡如人意。剛入哈佛大學時,她對自己的學習落后未在意,以為這只是暫時現象。但后來,無論她怎能樣下功夫,都趕不上學習進度的要求,往往是上一堂課的問題還沒有搞清楚,新一堂課的問題又出現了。如此連續不斷的消化不良,使莫妮卡感到已經無法應付這日益沉重的學習壓力了。
    “我總不能一天到晚都呆在宿舍或圖書館里吧,那不符合我的本性,也無益于我的健康?!蹦菘ūг拐f。
    莫妮卡還說,她是那種玩起來就沒邊兒的女孩子,她喜歡與人交往,特別喜歡有男孩子約會她。她是在頌揚聲中長大的,不能沒有人喜歡她。而在哈佛大學的學生,個個都鼻孔朝天長,全無她家鄉人的那般質樸|……
    前思后想之后,莫妮卡打算從哈佛大學轉到紐約州一所一般的大學去繼續學業。她將這個想法告訴了父母,遭到了他們的強烈反對。因為莫妮卡是其父母兩個家族中第一個上哈佛大學的人,也圓了她父親當初未能上“長春藤”大學的夢。所以,無論她怎么講,莫妮卡父親都是一句話:“莫妮卡,你可不能打退堂鼓哪,一定要在哈佛呆下去。:
    無奈之中,莫妮卡來到我這里求詢,決定她在哈佛到底該怎么辦。
    我能,你也能的
    聽完莫妮卡的敘述,我感到很有信心幫助克服當前的學習困難,并約定每周見而1次,先安排5次會面。
    最初幾次見面,我除了認真聽莫妮卡訴苦之外,還與她討論學習落后的具體原因。我很快發現,莫妮卡的時間安排很不合理。她往往把每天最精華的時間放在課外活動上,把最差的時間留給學習。比如,莫妮卡白天上完課之后,總要約見幾個朋友,或是參加俱樂部的什么活動,直到晚上才開始做當天的功課,另外,只要有人請莫妮卡參加什么集會、約會等,她也是有請必應。
    難怪莫妮卡的學習會這么被動,我心里想,她從未認真學習過。
    莫妮卡還抱怨說她的作業總做不好,得不到理想的成績。每次做作業時,她總是盯著電腦發呆,半天都打不出一行字來。莫妮卡隨口提到,她在家中有一個孿生姐姐,名叫卡羅琳。以前做作業通常是兩個人一起做的,這使她養成了一個習慣,沒有卡羅琳在身旁,莫妮卡就完成不了作業……
    針對莫妮卡的這一系列問題,我幫她制訂了一個周密的學習計劃。我要求她每天在一定時間內,先完成當天的作業及其他功課要求,然后再去做別的事情。為監督莫妮卡按時完成這一學習計劃,我與她約定,每隔一天我就會給她打個電話,了解她的進展情況并給予必要的指導。同時,我也要求她到哈佛大學寫作中心去求助,讓那里的人幫助她提高寫作技巧。
    我反復對莫妮卡講:“我想信你完全有能力克服當前的困難,改變你的學習落后局面,你肯定會在哈佛成功的?!?/span>
    為了激勵莫妮卡,我也向她講述了我初上大學時學習不適應的經歷。我特別強調說,由于我的不懈努力,我最后終于趕上了班上的同學。
    莫妮卡聽完我的故事,好奇地問我:“你在那段時間內,有沒有想過要轉學或休學呢?”
    “沒有呵?!蔽覚C械地答道,心里很奇怪她為什么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
    莫妮卡沉吟了一下說:“我真佩服你當時能夠呆下來,沒有想到去轉學或休學什么的?!?/span>
    “我能,你也能的!”
    我堅定地回答說,心想,我這樣鼓勵莫妮卡,一定會令她振奮不少。不想,莫妮卡只是噘了噘嘴,什么都沒說就走了。
    我當時感到很失望。
    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內,莫妮卡既沒有按約來見我,也不給我回電話,盡管我曾3次給她打電話,并都留言請她給我回話。我不明白莫妮卡為什么會有這般反應。帶著這些疑問,我去見督導,讓他聽我們談話的錄音,商討下一步的決策。
    難道做命運的主人就非得從哈佛轉學不可?
    沒想到,向督導匯報咨詢過程,我竟與督導爭執起來,因為我們在對莫妮卡咨詢的方針上存在著嚴重的分歧。
    在我的計劃中,想竭力幫助莫妮卡度過當前的難關,扭轉學習的被動局面,以順利完成她在哈佛大學的學業,而不是用從哈佛轉學的辦法來回避當前的困難。
    但督導卻指責我這樣做是在增加莫妮卡的心理負擔,是在抑制她自主能力的發展,是在阻礙她獨立決策哈佛大學的去留問題。由此,我們激烈地爭執起來。
    “那么,你認為究竟怎樣做才能幫助莫妮卡呢?”督導問我。
    “我以為,首先要幫助莫妮卡認清當前學習困難的原因是什么,看一看自己有多大能力加以克服,然后再考慮哈佛的去留問題?!蔽艺J真地回答說。
    “那你在主觀上等于替莫妮卡做了主,也就是留在哈佛。所以在你的咨詢中,你沒有跟她認真探討在哈佛的感覺如何,而是直接討論了她的具體學習困難和解決方法。你這樣做,實際上是在暗示莫妮卡留下來?!倍綄Р豢蜌獾刂肛熚艺f。
    “嗯,就算是這樣,又有什么不妥的呢?每一個能來哈佛求學的人,都是很不容易的呀。作為咨詢員,我們要盡可能地幫助他們完成在哈佛的學業,而這首先就是要幫助他們建立必勝的信念……”我爭辯道。
    “錯啦,”督導又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你知道嗎,不是每一個來哈佛大學求學的人,都愿意在這里呆下去也不是每個從哈佛大學轉學或退學的舉動都是無能的表現。
    望著我一臉的困惑,督導又補充說:“我發現在你的咨詢態度中有嚴重的反移情傾向,因為你自己從中國來到哈佛大學學習,很珍惜這個學習機會。但你不能把自己對哈佛的珍視強加在別人身上,你沒有權力那么做……“
    “我沒有任何強加于人的意思,“我生氣地打斷督導的話,”我只是想幫助莫妮卡慎重地做出生活的選擇,以不要在日后詛咒我幫她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span>
    我感到自己的聲音在發顫,臉在發燒。
    見此,督導緩了緩語氣說:“請原諒我剛才說話有些生硬,但你沒有與莫妮卡認真談她在哈佛大學的感覺如何,怎么就知道她沒有慎重考慮過這個問題呢?”
    我開始感到督導說的話不無道理。
    “還有,你知道莫妮卡為什么會在聽你講完你上大學的困難經歷后,問你有沒有動過轉學或退學的念頭?”
    “我想她是好奇吧?”我遲疑了一下回答說。
    “錯啦!這還不清楚嗎?莫妮卡本意還是想從哈佛轉學的。所以,她也想知道你當初有沒有這個念頭。而事實上,她是想從你口中得到一個肯定的答復,不然她為什么要問你這個問題呢?”
    我望著督導,沒有作答。
    “還有,你知道莫妮卡為什么這兩星期不來見你嗎?”
    “是啊,我也挺奇怪的?!拔逸p聲回答說。
    “這一點都不奇怪。這是典型的阻抗表現。它說明莫妮卡不愿再來見你,說明你們之間缺乏共同語言,也說明你幫她設計的學習計劃可能太主觀了……”
    督導說話的口氣又開始生硬起來。
    “這個我能理解,也許我說話的口吻有些像她的父母,所以使她不愿再來見我……”我開始反省自己。
    “何止于此,”督導又打斷我的話,“以我的感覺,莫妮卡不來見你,實際上是在發泄對她父親的不滿。因為你們都在壓制她的自主決策。所以,她把你們都看成是一樣的啦?!?/span>
    督導摸了一下下巴接著說:“也許莫妮卡從哈佛轉學是一件好事呢,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真正做一回自己命運的主人?!?/span>
    “難道做命運的主人就非得從哈佛轉學不可?”你仍不甘心地問。
    “難道留在哈佛就一定對莫妮卡有好處嗎?”督導也不甘示弱,“你想想,我們心理咨詢的宗旨不是替人決策,而是助人自助嘛?!?/span>
    我無言以對。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與督導的爭執,使我陷入了空前的困惑。
    連日來,我耳邊一直回響著與督導的那場激辯。難道我不該幫助莫妮卡的倒忙嗎?難道我真是在強加于人嗎?
    我感到我與督導在咨詢觀念上存在著明顯的文化差異。
    出乎意料的是,莫妮卡3天后忽然給我打來了電話,說她想次日來見我。我答應了她,想知道她為什么忽然又想來見我。
    第2天,她按時來到我的辦公室。坐定之后,她就向我道歉說前些日子太忙了,沒有給我回電話,還說她決定將不惜一切地留在哈佛,完成在這里的學業。
    如果她早幾天來講這一番話給我聽,我會為她的決定而高興萬分的。但想著3天前與督導的爭論,我疑惑地問她:“這是你的真實想法嗎?”
    “是啊?!彼荒樥\懇地回答說。
    “那你為什么要過兩個星期才來告訴我呢?”我接著問。
    不想這一問,莫妮卡竟半天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莫妮卡告訴我,今天來見我實是奉她父親的指令。因為當他得知莫妮卡還是執意要從哈佛轉學時,就專門從紐約州趕到波士頓來勸她。談話中,他得知我為莫妮卡制定了一個周密的學習計劃后,大表贊賞,并要求她積極配合我的計劃……
    至此,我才明白督導的估計沒有錯。留在哈佛的確不是莫妮卡的本意,而是家庭的壓力所致,不然她是不會這么委屈的。
    我曾試圖讓莫妮卡講出她不愿留在哈佛的真實原因,可她卻總是說,她不愿再讓父母失望了。
    莫妮卡想離開哈佛,到底是為了什么?我疑惑不已。
    我想永遠伴隨姐姐,一生不分離
    我把與莫妮卡這次見面的情況匯報給了督導。聽完之后,他問我:“好,你覺得現在該做什么?”
    “鼓勵她多講心里話,不要再給她任何壓力?!蔽一卮鹫f。
    “對啦,”督導使勁地點點頭說,“不要急著與她談在哈佛去留的問題,而是多談她的成長經歷,讓她自然地做出下一步的抉擇,而不要勉強她。她需要通過這件事情成熟起來,增強自主能力?!?/span>
    另外,督導還提醒我多與莫妮卡探討她與孿生姐妹卡羅琳的關系,這可能是一個重要的線索。
    就這樣,我恢復了與莫妮卡的定期會面,但我不再要求她去執行以前訂的那個學習計劃。遵照督導的提醒,我們談了許多莫妮卡的成長歷程以及她與卡羅琳的關系,結果發現了一系列極為重要的線索。
    原來,莫妮卡和卡羅琳這對孿生姐妹,從小到大都是一起活動的。不幸的是,卡羅琳在14歲那年,遭受了一場交通事故,使她的脊椎骨受傷,從此只能坐輪椅活動。此后,莫妮卡每天都盡可能給姐姐補課,使她開心。
    卡羅琳后來雖然復了學,但學習成績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出色了。高中畢業后,她只上了附近的一所社區大學。莫妮卡對此一直深感不安。
    原來,莫妮卡本該是那次交通事故的受害者。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莫妮卡上初三時新交了一個男友,并十分喜歡他。一天,那個男孩子騎著摩托車找莫妮卡,說是晚上要帶她出去看電影,莫妮卡當即答應了他。
    可是到了晚上,莫妮卡突然身感不適,有點不想去了,但又怕掃了那個男孩子的興,感到左右為難。想來想去她決定去求姐姐代她赴約,反正她們兩姐妹以前經常玩這種替代的把戲。姐姐起初不大情愿,但經不住莫妮卡的懇求,就答應了她。
    不料,那個男孩在路上違章行駛,與另一輛小轎車相撞,將卡羅琳拋到地上,脊椎受傷,終身致殘。
    莫妮卡對此事件深感內疚,認為是自己害了姐姐一生。她感到自己欠了姐姐一輩子的情。
    莫妮卡想永遠伴隨在姐姐身旁,一生不分離。
    ……
    莫妮卡在給我講這一段痛苦經歷時,泣不成聲。
    更令她無法忍受的是,她不能看到自己的生活是這樣的輝煌,而姐姐的生活卻是那樣的暗淡。她不能原諒自己那天的自私,也深恨自己擇友不慎,使姐姐倒了大霉。她寧肯自己終身致殘,由姐姐來照顧自己,也不愿見現在的局面。
    總之一句話,莫妮卡擺脫不了內疚對她精神的痛苦折磨。
    聽了這番話,我發現自己開始時的確是聽得太少了。這樣重要的情況都不了解,怎么可以幫得了莫妮卡決定她的生活去向呢?
    同時,我開始佩服督導敏銳的觀察力??磥?,莫妮卡對姐姐的負罪感,才是影響她學習情緒并打算從哈佛轉學的真實原因!而她廣泛參與各種社會活動,實際上也是為了轉移內心的痛苦,或是為從哈佛轉學提供借口……
    我恍然大悟。我覺得好像是把一盤散片拼出了圖案那樣地豁然開朗。同時,我也為自己最初的簡單行事感到慚愧。我以自己的生活經歷和愿望去揣摩莫妮卡的心態,沒有充分挖掘表象背后的玄機,當然不會與她產生思想共鳴的。
    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傻冒兒。
    過去的一切是忘不掉的
    莫妮卡向我講出了她想從哈佛轉學的真實原因后,內心平靜了許多。在以后的會面中,她不再失約。
    莫妮卡告訴我,她之所以前些日子不愿再來再我,是因為我為她制訂了一個令她一看就頭疼的學習計劃。這使她更加心煩意亂,也不想接聽我的電話……
    莫妮卡的話使我感到陣陣臉紅。
    的確,過去的一個多月里,我在無形中給莫妮卡增添了新的心理壓力,使她透不過氣來。而我還自以為是在幫她的大忙。我未盡聽而先足言,勢必會以己度人。這使我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往事。
    一天,我在京城的一家小餐館吃飯。在我叫菜不久,有兩個年輕人走了進來,在我旁邊的一張桌邊坐下,叫上兩瓶啤酒,一盤冷拼。其中一個開口罵道:“那丫的,居然敢不理我,去找別人。哼,也不看看咱是誰……”
    沒等他說完話,旁邊的那個小伙子便插嘴道,“你哥們兒也是條漢子,這么提不起、放不下的。她丫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竟敢甩了你。像你這樣的帥哥兒,還怕找不到比她更好的,真是活見鬼了……”
    他們那邊兒講話,我這邊兒全聽到了。
    我注意到,那個勸慰的小伙子一直在滔滔不絕地說著,而失戀的那們一直沒吭聲兒,只是在一個勁兒地喝悶酒。我當時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后來,我去美國學習了咨詢心理學,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那位勸慰的小伙子當時不該多講話,而應該多聽話才對。說話,正是那位失戀小伙子當時最想做的事情。
    因為宣泄不良情緒是任何形式咨詢的首要任務。
    聽,是善意的表示,是虛心的象征,更是建立同感的基礎。聽,要求你誠心誠意地出租你的耳朵,全神貫注地傾聽對方講話,不要隨意加以打斷,更不要就對方的講話妄加評論。所以,不善聆聽的人是做不好心理咨詢的。
    我的導師還時常教導我們:“去認真地聽別人講話吧,干這行的人最大的獎勵,就是別人說你是一個很好的聽者?!庇纱?,當別人來找你傾訴某種心靈痛苦時,你首先想到的,不是去竭力阻止他接著講,而是讓他講下去,把話講完。
    這是情緒宣泄的必要步驟。
    由此,我不再主動與莫妮卡談她在哈佛大學的去留問題,而是著重談她對家庭,特別是對姐姐的特殊感情及她在哈佛大學的生活情況。
    奇怪的是,我越是回避在哈佛大學的去留問題,她反倒越主動提出這個問題。我們倆人好似在玩捉迷藏。先是她藏我捉,后是我藏她捉?,F在,她好幾次問我為什么不關心她在哈佛大學的學習了。我則回答說,我想對她的過去增強了解,以擺脫我思想中的主觀意念。
    有一次她來見我,告訴我一門課的考試成績有了很大的提高,我立即祝賀了她,并問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好成績。她告訴我,她近來心情感覺不像以前那么沉重了。
    “你說自己近來感覺輕松了許多,指的是什么?”我問。
    “我感到沒有人再逼我什么啦,所以心情就沒有那么沉重了?!澳菘ù鸬?。
    “請你說得再具體一些,好嗎?”我又說。
    莫妮卡側頭理了理搭在額前的頭發說:“嗯,以前是我爸爸總在逼我去努力學習,可他從不關心我的感覺怎么樣。而來到這里,你最初講的話與我爸爸的話幾乎一模一樣,所以使我很不開心,也不愿再來見你?!?/span>
    “這個我理解。我也很抱歉當初曾使你失望了。那么,又是什么使你轉變態度了呢?”我再問。
    “是卡羅琳,”她面露欣慰的神色,“因為以前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內心痛苦完全講給她聽,讓她了解。但自從來這里與你談了我的許多內心感受后,我意識到,我最該交流心思的人,其實是卡羅琳。所以,我上個周末與她通了電話,談了好幾個大半夜。我把對她的負疚心情全都講了出來。我們兩個人都哭了?!?/span>
    說到這里,莫妮卡忍不住又飲泣起來,隨手抽出了一張紙巾。停了一會兒,她接著說:“卡羅琳說,那次交通事故后,在很長時間內,她一直在埋怨我。特別是當她看見那個男孩子又騎著摩托載著其他女孩子兜風時,就更受刺激了。但現在,她的心情平靜多了,因為有我理解她??_琳還說,她也一直盼望能有這樣一個機會來與我談一談她內的不平。與爸爸媽媽談此事,他們總是讓卡羅琳盡快忘掉過去的一切。這怎么可能呢?過去的一切是忘不掉的啊,只有談清楚了,才能獲得內心的平靜。所以,她很高興我給她打去這個電話,因為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心,才能彼此相通……”
    “過去的事情是忘不掉的,只有談清楚了,才能獲得內心的平靜。你姐姐講得真是好??!”我深有感觸地說。
    “是呵!我也是這么想的。其實,我何嘗不珍惜在哈佛大學的學習機會,這是我們全家人的夢想。但我忍受不了自己每天見不到卡羅琳的痛苦,更不能忍受是自己剝奪了她一生的幸福。要是那一天我自己去赴約,今天坐在這里與你談話的,也許就是卡羅琳了?!罢f到這里,她的眼睛又濕潤了。
    我也跟著嘆了口氣。
    這時,莫妮卡抬眼望見了對面的那幅中國畫,出神地說:“你知道嗎,我每次看見這幅畫中那兩只小鳥,都會不由得想起卡羅琳來。我就像其中的一只鳥,無論飛到哪里,都會感到孤獨的,因為我與卡羅琳,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我也向卡羅琳講了我的這一感受?!?/span>
    “那卡羅琳怎么說?”我問。
    “她說她沒想到我到現在還有這么深的內疚,并準備為她做出犧牲,離開哈佛。她說她很感謝我會有這份心思,但她不需要我憐憫她,更不愿意我為她犧牲哈佛。她答應我,如果我把哈佛大學讀下來,她也一定會把那所社區大學讀下來。姐姐還說,無論我飛到哪里,她的心都會與我同在的?!?/span>
    說到這里,莫妮卡失聲痛哭起來,久久不能平復。
    但我心里知道,她此時的哭,也是在哭她自己。
    是啊,如果沒有那一場交通事故,他們這一家子人,該是多么的幸福!
    莫妮卡早就需要這樣痛哭一場了。
    莫妮卡,你把內心的委屈與痛苦,全都哭出來吧??上У氖?,在此以前,一直沒有人能夠給你這樣一個機會去痛快地哭一場!
    在這哭聲中,我隱隱地感到,莫妮卡已經決定留了下來。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她自己做出的決定,而非順從了任何他人的旨意。莫妮卡需要做一回自己命運的主人!
    果然,莫妮卡最終表示要真心留下來了。因為她與姐姐有了感情的溝通,有了心靈的默契。
    姐姐也要她留下來!
    感謝你的理解
    此后,我和莫妮卡又見了兩次面,只談了一些具體的學習技巧問題。在這方面,莫妮卡的悟性很高,也能很好地調整自己。說到底,她的學習困難只是一種假象,她對卡羅琳的負疚心理才是問題的實質。
    最后一次見面,莫妮卡送了我一張感謝卡,上面只寫了一句話:Thank you for your understanding (感謝你的理解)。
    讀著她的卡,我明白了,這句話包含了莫妮卡想對我說的一切。
    我對莫妮卡說:“我覺得,我對你理解得還很不夠?!?/span>
    “剛開始是這樣的,”她微笑著答道,“但后來你做得非常好。我特別感激你不再主動與我提哈佛去留的問題,一切由我自己去決定。最重要的是,你懂得啟發我去自己想明白我最初要從哈佛轉學的根本原因。我還尤其地感激,你的咨詢促使我和姐姐溝通了心靈,分擔了彼此的痛苦,也共同獲得了心理平衡。你一再與我談論過去的事情,實際上,就是在幫助我下決心去跟卡羅琳做那次傾心的交談?!?/span>
    “真的?”我不相信自己的“不談策略”反倒使莫妮卡下決心留下來。于是我開玩笑說:“那我豈不成了個魔術師了?”
    “你真的這樣的?!蹦菘ㄒ荒樥J真地說。
    后來,我拿著感謝卡去見督導,談了莫妮卡說我變成魔術師的評論。
    督導聽完也笑了,連連稱贊我后來處理得很好。
    我對他說:“在我們中國文化中,很強調陰陽平衡的現象。當你去硬要一個人做什么事時,他也許不會真心去做的。而當你不再給他壓力時,他反而可能會去做那件事。所以在心理咨詢,就是要以‘靜’促‘動’,以‘無為’帶來‘有為’?!?/span>
    督導忙說:“對,對,你的這一觀察,非常的有道理。其實,我以前也讀過老子的《道德經》?,F在想來,這種‘無為’和‘有為’的相互轉化,不就是在變魔術嗎!”
    做心理咨詢,也好似在耍陰陽平衡的魔術。這個總結,實在是太妙啦!
    [個案分析]
    ★ 為莫妮卡做心理咨詢使我吸取了什么教訓?
    我為莫妮卡做心理咨詢簡直像在玩捉迷藏。
    起初,我“捉”她不到,是因為我完全憑經驗辦事,結果倒成了與她父親“結盟”,敦促她留在哈佛。后來,莫妮卡又“捉”我不到,是因為我不再主動與她談論哈佛的去留問題,這在無形中,推動了她去與卡羅琳談論這一問題。這樣做,她也就不再被動地依靠他人幫助決定這個問題,而是通過跟姐姐取得溝通,自己看清了是否應留在哈佛。
    這樣一來,我由“我進彼退”到“我退彼進”,使莫妮卡解脫了長久以來的心理負擔,最終做出了令大家都滿意的決定,也使我自己對心理咨詢的實質有了更深的領悟,即心理咨詢中,也包含虛實的互補和陰陽的平衡。
    最初為莫妮卡咨詢,我只是簡單地根據自己以往的生活經歷和咨詢經驗,為她制訂問題的根本原因,再周密可行的學習計劃,也無法解開莫妮卡在哈佛取得成功,不忍心看到她就這么從哈佛轉走。我根本就沒有想到,對于莫妮卡來說,她越是在哈佛成功,就越會感到了有愧于卡羅琳。
    此外,這還沒有與莫妮卡認真討論哈佛去留問題的緣由,就直接講座怎能樣幫她克服在哈佛的學習困難。這種做法,確實是有些在替莫妮卡當做主了,無形中增加了她的心理負擔??杀氖?,我開始時,對此毫無察覺,難怪督導會與我那樣激烈地爭執。
    這都是經驗主義給我的教訓。
    ★ 我為莫妮卡做心理咨詢柳暗花明的因素是什么?
    莫妮卡最初來見我,表面上談的是她在哈佛的學習不適應,實際上是在談她的內心掙扎,可惜,我只聽進了她講話的表層意思,就匆匆采取行動,結果她才不再來見我。
    后來,我開始探究她講話的真實意思,才使她最終講出了自己的隱情,也使我為她的咨詢峰回路轉,柳暗花明。
    當我意識到對于莫妮卡的情況,不能單憑經驗來意大判斷,便調換了方法去努力探究莫妮卡對待在哈佛心感不安的緣由。所以當莫妮卡來找我咨詢時,我刻意回避與她提及哈佛的事,就是要使她感到,我不想勉強她做任何事情,讓她確信自己完全有能力作出合乎情理的決定。
    結果,莫妮卡逐漸領悟到,她最該交流心思的人是卡羅琳。于是,她們姐倆之間有了那場傾心的談話,終于又心心相印了。
    在后來對莫妮卡的態度上,我基本上采取了“格式塔療法”(Gestalt Therapy)該療法由佩爾斯創立于20世紀60年代。也就是說,我通過文化討論她在哈佛大學的感受、體驗及與之相關的生活經歷,來推支她實現“自我的綜上所述合”,完成她與卡羅琳之間因那場交通事故而產生的“未完成懷結”,最終擺脫愧疚對她的心靈折磨。
    在這一過程,莫妮卡由被動變為主動,由消極變為積極,由決意要從哈佛轉學到誠意留下來,她的思想經歷了一個質的變化。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受到了應有的尊重與信任。
    ★ 心理咨詢中的“虛功”是怎樣體現的?
    在心理咨詢中,如果說直接的勸導是“實功”的話,那么間接的啟發則可為“虛功”。兩者之間往往不是互為排斥的,而是互為補充的。
    在莫妮卡對哈佛去留的問題的思考上,她父母一再要求她留在哈佛,我也曾一度“加入”了她們的吶喊,結果使莫妮卡備感沮喪。我們都沒有體察到她那份“剪不斷,理還亂”的苦心,所以我們越是敦促莫妮卡留在哈佛,她當然就越不情愿在哈佛了。這種做法都是“實功”的表現。
    后來,我不再主動與莫妮卡談論她的哈佛去留問題而是啟發她自己去思考,這才使她意識到,原來是對姐姐的負疚心結在影響她的情緒。根源挖出了,她便心甘情愿地決定留在哈佛,不需要我做任何勸說。這正應了《紅樓夢》中的一句話:心病終須心藥治,解鈴還是系鈴人。
    我由幫莫妮卡制訂了一個周密的學習計劃到不提任何計劃,由替她做主到竭力推動她自己做主,實際上是走了一條“由陽而陰”、“有虛擊實”的道路。到頭來,我的“無為”之策促使莫妮卡做出了“有為”之類,取得了理想的咨詢效果。
    這即是心理咨詢之“虛功”所為。
    ★ 心理咨詢對生活中和一般勸慰有什么啟發?
    在為莫妮卡的咨詢過程中,我被她和卡羅琳之間的深厚情誼深深感動,也為她們的生活遭遇而感到無比惋惜。就心理咨詢而言,這個生活悲劇給她們姐妹倆帶來的心靈創傷,是一定要說清楚的。只有說清楚,才能使兩個人都獲得心理平衡。而像他們父母那樣勸說兩人盡快忘掉過去的做法,反而會適得其反。
    這里的問題在于,生活中的一般安慰和勸說,往往僅是想讓當事人盡快忘掉那些痛苦的經歷,勸他們不要再回憶了,要往前看。其做法固然用心良苦,卻無助于真正解開他們的心結:你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所以,對于當事人來說,過去的傷心事在尚未談出來、說清楚之前,很難達到真正意義上的“忘卻”。在一般情況下,人們對痛苦的往事,要想清楚的,以獲得理解和解脫。若是他們沒有談,不意味著他們不想談,而可能是由于沒有找到適當的機會和對象,或可能他們尚存顧慮,未有勇氣去談。
    人們只有想明白了,才能從根本上甩掉包袱,放松精神,獲得平衡,從而不再沉溺于對往事的追悔和懊惱當中不得撲自拔。
    念世事滄桑,人海茫茫,人哪有完全不受傷害的呢?
    故此,當你努力安慰身邊那些遭受傷害的人們時,請你不要簡單地說“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之類的話,那可能是當事人最不愿聽的話。如果他們沒有對你的勸慰作出直接的反應,那不一定意味著他們就聽從了你的勸慰,而可能意味著你的話不中聽,或你不懂他們的心。
    莫妮卡之所以最終回心轉意,留在哈佛,也是因為我從不對她講“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莫妮卡的父母一直在這么講,結果反而使莫妮卡和卡羅琳都對往事念念不忘。我沒有對她們這么講,她們反倒對我感激萬分。
    這也是心理咨詢和我們生活中一般勸慰的本質區別所在。
    其實,人得了病,只有對癥下藥才能醫好。那種不找到病根,只靠捱時間的治療方法,是不能根除疾病的。
    體病如此,心病亦然
    ★ 心理學小知識:什么叫心理平衡?
    “心理平衡”一詞,可謂是中國人獨創的心理學術語。
    在西方心理學與心理咨詢的詞匯當中,是沒有psycho – logical balancey這一術語的。其實,“心理平衡”一詞就是指人用升華,幽默、外化、合理化等手段來調節對某一事物得失的認識。中國人之所以用“心理平衡”一詞來形容這一心理調節過程,大概可以歸結到我們思維中的陰陽對立、福禍轉換的“文化基因”上。千百年來,中國人在看待個人的榮辱得失,深愛老莊之道家思想的影響,故很講究內心的平衡之道。所以,中國人用“心理平衡”一詞形容自人的心理調節絕非偶然,也十分貼切。
    其實,心理學中常用的內向、外向的概念,就是瑞士心理學家榮格(G arl G.Jung,1875~1961)在讀了老子《道德經》之后創造的,其中即含有陰陽平衡之意。

    最新文章
    掃描即可預約課程
    你要的,這里都有:
    探索出獨特的孩子培養方式
    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綜合素養
    多位專家現身說法,分享家庭教育心得
    學習百科
    吉林愛慧園教育有限公司
    吉林市豐滿區泰山路如一坊中央公園
    139-0440-6015 139-0440-6015
    吉ICP備12011182號

    格路品牌設計www.ge-lu.com
    關注微信公眾平臺
    隨時了解最新課程
    課程咨詢
    服務電話
    加盟咨詢
    課程預約
     
    上司的丰满人妻中文字幕